培 训  新干线
专 题  幼 儿
首页频道概况新闻资讯法律生活法律文史知识产权普法用法教育培训法律咨询 朱张渡口论坛

《法律就这么简单》

文章来源:录入:chenqy发布时间:2013-05-30 18:40:05浏览次数:

a0000012183.jpg书名:法律就这么简单
出 版 社: 中国检察出版社
ISBN:9787510204241
出版时间:2011-01-01
版  次:1
页  数:276
装  帧:平装
开  本:16开
所属分类:图书 > 法律 > 法律普及读物
商品编号:10562833
正文语种:中文
定      价:¥30.00

编辑推荐
       《法律就这么简单》法律=抽象+艰涩+难懂?啃懂法律=时间+条件+悟性?……法律其实很简单,简单得只有十二个字:对话、预测、命令、执行、和谐、信仰。
智商→情商→法商,玩味法律十二字箴言,用“法商”实现风生水起、幸福安康!
当法律素养水到渠成地流淌在人们的血液里。
法治也就根深蒂固地生长在人们的心中。
心善则是天堂,心恶则是地狱;
智慧就是感悟,幸福就是简单。
法律其实很简单,简单得只有十二个字:
对话、预测、命令、执行、和谐、信仰。
法律=抽象+艰涩+难懂?
啃懂法律=时间+条件+悟性?

内容简介

        上书总理法治和民愤善待举报人贪官的“倒霉”指数“情妇起义”现象垄断高薪别再“躲猫猫”取保候审丑闻“书包妹”的灾难管住官员的“房事”制造“杀人犯”拯救“死刑犯”识破“画皮”诉讼掮客硬规则·潜规则“色魔”的气焰鸟笼使人养鸟天价执行费反权色交易调查热捧中国老太太补点“政治钙片”金钱定理棒打“白骨精”珍珠如土女人,别“献身”权力。

作者简介

        王慈生,江西省婺源县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曾任《江南都市报》记者,现为《检察风云》赣东北工作站站长。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时评、法律调研、新闻报道等作品百万余字,出版个人作品集《晨钟暮鼓》、《法威》等。

目录

Chapter1 法律是一种“对话”
极端行为的土壤
公开定罪处刑的信息
上书总理
拒医而死,拒谏而死
公布官员手机号码
向群众检讨什么
表达是自由的,事实是严肃的
破解群体事件
这样的批示好
法治和民愤
追查腐败分子的牢骚
善待举报人
竞选的方式
民意汹涌,民意难违
作揖打拱与请示汇报
擦亮眼睛,发出声音
法律的底线

Chapter2 法律是一种“预测”
“业务能人”的悲剧
贪官的“倒霉”指数
“情妇起义”现象
女贪官26公斤现金,谁之罪
犯罪黑数,侥幸心理
贪官“胆如斗大”
牛栏关猫,进出自由
健康和腐败
垄断高薪
扶正祛邪
大贪官的“苗子”
建筑领域“生态圈”
令行禁止
不让“咸鱼”“翻身”
“细节”藏着“乾坤”
乱法败事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实行“零宽容”
法律缺失
“雷声”大,“雨点”小

Chapter3 法律是一种“命令”
同罪同罚
辞退“出逃”局长
人民为大,百姓为天
别再“躲猫猫”
综合治理“跑官要官”
处分不能代替刑罚
宽严相济,罚当其罪
治理“红包”
事后受贿就是犯罪
法大于权
制裁“司法软蛋”
一律清除
考核“买平安”的官员
“书包妹”的灾难
“自曝买官”丑剧
号脉“一意孤行”
镇政府被判有罪
管住官员的“房事”
县长的“面目”
官员的“能耐”
嫖娼、强奸

Chapter4 法律是一种“执行"
去掉“狗性”
愚蠢透顶的法官
取保候审丑闻
“朱家豪门”的背后
谁是猫谁是鼠
看守所“沦陷”
人在牢中坐,钱从天上来
制造“杀人犯”
产业化的执法权
有罪推定的毒瘤
以法侍权的悲哀
拯救“死刑犯”
神仙式的所长
识破“画皮”
“超级死囚”的“幸福生活”
“大企业”是怎样“炼”成的
副市长的“司法待遇”
诉讼掮客
硬规则·潜规则
“色魔”的气焰
挤干水分
天价执行费

Chapter5 法律是一种“和谐”
在“管用”上下工夫
“零接待”的威力
“引鼠出洞”
放低“威慑门槛”
账务阳光
鸟笼使人养鸟
权力与酒精
保障监督权力
消灭“橡皮图章”
终结“同命不同价”
“小饭盒”,大效益
“一周局长”
令行天下
“美化”城市
奉行规则
“敬礼”的风景
反权色交易调查
考察的局限性
提高违法成本
热捧“中国老太太”
“小姐”称谓
放假
别伤疤上撒盐

Chapter6 法律是一种“信仰”
腐败的轨道
别说不懂法
别怪“平流无石”
贪官的“清白”
金钱定理
拍马屁·戴高帽·精神贿赂
不耍“酒疯”
贪婪的借口
珍珠如土
戒美色,戒杀生
为官的镜子
生命,生命
当心你的“精神追求”
慎防“精神贿赂”
补点“政治钙片”
棒打“白骨精”
冒充官员的背后
“投资”,不要玩火
“个人的勇士的反腐败”和“合群的趋势的反腐败”
机制,要有“干货”
女人,别“献身”权力
后记

精彩书摘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这是唐朝大诗人杜甫写的一首诗,反映的是唐玄宗统治前期所出现的“开元盛世”。然而令后人惋惜的是,就是这个在位初期励精图治的玄宗皇帝,逐渐沉溺于声色犬马,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蜕化变质、腐化堕落了,于是发生了天宝年间的安史之乱。遭受安史之乱之苦,不说人民怨声载道,就是保家卫国的士兵也不答应了。他们采用“极端形式”反腐了,他们砍下腐败分子杨国忠的头颅,还要唐玄宗杀死“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杨贵妃,否则就不为天子保驾。这个唐玄宗深爱着的亘古少有的美人无奈地香消玉殒了。
这里我们不讨论杨国忠、杨玉环该不该杀,只讨论一个问题:六军士兵逼迫唐明皇杀他们的行为是何性质?我以为,以反腐败而论,这是一种体制之外的反腐败行为,当然它是违法的。这种形式我称为“极端反腐”。从杨家兄妹被杀情况看,“极端反腐”发生的直接原因,就是在正常情况下唐明皇几乎不可能惩处杨家兄妹,也就是说杨家兄妹在体制内难以得到有效惩处。
    在皇帝就是法律的封建王朝,发生“极端反腐”这样的事是不足为怪的。然而,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是否会发生“极端反腐”之事呢?
这是一个真实的例子:2002年6月,某县一位副县长因涉嫌受贿7万余元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并被刑拘。他的落网,不是“小偷的成果”,不是“情人的功劳”,也不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的产物”,而是“‘极端反腐’之战利品”。
何以说这位副县长之落网是“‘极端反腐’之战利品”呢?副县长原是那个县一个水泥厂的厂长,他接任时那水泥厂还是好好的,没几年工夫水泥厂效益却“江河日下”,资不抵债了。这个“败家子”却“鸟枪换炮”,居然从厂长升为副县长。2000年,水泥厂开始改制,失去饭碗的工人将一腔愤怒对准了“副县长”,搜了一箩筐证据举报“副县长”,可是“副县长”像一块粪坑里的石头硬得很,没砸碎它。于是,2002年5月间,出现“极端反腐”的一幕:一百多名工人将“副县长”挟持到轨道上,勒令“副县长”供述罪行,否则,“让火车轧死你”,可怜“副县长”在“极端专政”下,“跪膝投降”,供述了自己的腐败罪行。愤怒的工人对闻讯赶来“抢救”“副县长”的官员说:这个腐败分子已交代了“血债”,如果你们再包庇,我们将让列车将腐败分子碾得粉碎……
这起“极端反腐事件”向我们说明了什么呢?我以为,反腐倡廉机制出了问题。具体说,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用人制度出了问题。“副县长”何以能“带病”升官呢?从近年揭露出来的腐败分子来看,如慕绥新、胡长清之流,他们本已“有病在身”,却屡屡“带病”升迁,岂不怪哉!
第二,特权阶层日渐形成。同在一个水泥厂工作,“卖了爷爷田”的厂长得到重用,流大汗的工人则“买断工龄,自谋职业”,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关于湖南教育网 | 网站地图 | 版权说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合作联盟 | 联系我们